大西洋:宁乡杀人纵火案

文章来源:爸妈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7日 12:11  阅读:2333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几天我自己走回家,但每当走到河堤,就会听见那嘹亮而又跑调的歌声。是谁的呢?哪位怪叔叔的歌声呀。第一次见到这位叔叔,他是在河堤下面的小道上唱歌。因为自己走路回家,所以小小地欣赏了一下。第一次见这么有趣的人,我还以为是失恋了,因为他一直在唱关于爱情的一首歌《爱情鸟》。歌里有这样的一句话:我的爱情鸟已经飞走了,爱我的人还没有来到。因为我听过,把这歌完完全全的记了下来。在这首歌里,还有一句话里有老婆这个词,当时他旁边有一位小男孩,他唱到有老婆这一句歌词时,就一直只在那个男孩说老婆。 他不但唱歌,还边扭边跳,一晃一晃的来回走动着。他唱完一遍后,我有感觉他是失恋引起的蛇精病。

大西洋

又经过了那一条熟悉的小路,他正靠在一棵树下小憩,我轻轻走过去,递取了一瓶水,他露出了他那宽大又朴实的笑容,我也笑了,我们俩那无声的笑容,成了这个夏天最美好的回忆。

镜头又一转,这次是美丽的云贵高原。在一片崇山峻岭中,在一阵松涛树海中,他——王顺友,一人一马,一走就是二十年。他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,却做着世界上最伟大的事:架起高原居民与外界沟通的桥梁。他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,却走完了最远的路程。在这漫长的路途中,他遭遇的困难不计其数,却从未丢失过一封信件。在他的眼中邮包就是生命。听到他被骡子踢破肠子,却仍坚持走完九天的路程,我悚然一惊,为他这份执着的敬业精神所感动;看到他在孤独、寂寞的黑夜里与风声、水声、铜铃声为伍,低低地唱着苍凉的山歌,我的心刹那间崩碎了,一股透明的液体缓缓流出……

通过这件事,让我知道了一个道理。我们不能误解别人,别人干什么事,或许人家是有原因或热爱这件事情,所以才这么干的。

我悄悄的尾随他们一起来到基地,潜入他们的档案室,哇!真是一个宝库呀!大到武器模型,小到装备螺丝及使用说明,样样俱全。我兴奋的翻看着这些武器的介绍说明,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大秘密,原来他们的武器是由超强意念虚幻出来的呀!怪不得我从没见过呢。

什么是孝?这不得引发我们的思考。纵观历史,我们不难发现,唐代的杨乞把孝这个字诠释得尽善尽美。

树影婆娑的绿树、绿地延绵的草地、坚固的木桥、摇动的吊桥、满池的荷花、水清如镜的湖泊、蜿蜒的小路,这便是香山湖!




(责任编辑:睦傲蕾)